400-039-0035
快速導航:

聯係我們

黄金城集团企業管理服務河北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邢台經濟開發區中興東大街1699號創智園1001室
電話:400-039-0035
傳真:0319-8202727
郵件:business@youjiagc.com
郵編:054001

企業最成功的管理 就是對公司一詞的顛覆

企業最成功的管理 就是對公司一詞的顛覆

企業最成功的管理 就是對公司一詞的顛覆

和張瑞敏的交談在海爾的董事局大樓裏進行。這個大樓有著波浪狀的外形,寓意“海爾是海”。話題不是從企業管理開始的,而是建築設計。

張瑞敏對我說:“你看這個樓的外形是這麽個意思,波狀了,表示整個外部環境永遠是無序的,但內部一定是個自組織的概念。這個樓,其實象征著這個組織有一個永恒的東西存在,不是說企業永遠沒問題,而是永遠能夠在無序當中創造有序。”

他在談話中不經意地引用了貝塔朗菲的觀點,顯示出他對一般係統論的熟稔。

1932年,在《理論生物學》第一卷中,貝塔朗菲首次用“開放係統”的概念來描述生命體。貝塔朗菲強調開放係統具有主動的行為特征,它通過持續地與環境交換物質與能量,從而維持其動態存在。站在開放係統的立場上,貝塔朗菲以生命體的主動性來論證自由意誌的存在,並將此看作是人的最高特征。

張瑞敏所講到的開放係統的異因同果,在係統論中稱為“等終極性”,它是指有機體具有一種從不同初始條件出發,通過不同的途徑,到達給定的最終目標的能力。這是因為在一個開放係統模型中,沒有固定的途徑和模式,與內外環境交換信息的結果,促使係統走向一個給定的目標。作為有機體的開放係統不是機械被動地對環境變化作出反應,而是開展具有自主性的活動。

開放係統隻要達到流動平衡,就是等終極的。而無要素流入、流出的封閉係統,其行為不可能是等終極的,即係統隻能由不同的初始狀態達到不同的終態。

力主開放係統,顯然是要把海爾打造為一個生命體。為什麽必須是一個生命係統?因為它會呼吸,可以和用戶同呼吸、共命運。

張瑞敏喜歡說,現在是管理3.0時代。

管理1.0對應著科學管理和科層製,這個時代的代表是福特的流水線。管理2.0並沒有對1.0進行本質的突破,隻不過在1.0基礎上加上了很多流行的概念,這個時代的代表是豐田的精益生產。

管理由1.0時代、2.0時代而進入3.0時代,企業組織應該是一個網絡組織。為什麽是一個網絡組織呢?因為市場是一個網絡,企業網絡和市場的大網絡應該融合在一起。張瑞敏先將海爾的組織結構由傳統的“正三角”顛覆為“倒三角”,把數萬名員工變成數千小微公司。這一改變,打破了原來學習日本企業所建立的事業部製,其本質是打破傳統的層級結構,讓所有人都麵向市場。海爾將此稱之為“全員契約”,因為“每一個員工都明確自己的客戶,都為自己的客戶創造價值”。

管理的目的由此從“做大”、“做強”轉變為“做活”,為的是打造一種可以自驅動、自運轉的自組織。我將海爾的新模式稱為“自組織的聯合體”。現在,張瑞敏正在規劃的是,建立了自主經營體乃至擁有決策權、用人權和分配權的“小微公司”之後,如何把它們連接成一個網狀組織。用張瑞敏的話講,“最後形成的這種企業,其實是和用戶簽訂契約,但是把內部扁平到不能再扁平了,大家都壓到一塊去了”。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網站發表了一篇名為《製造業的未來在美國而不在中國》的文章,作者杜克大學企業家精神與商業化研究中心主任Vivek Wadhwa預言:“技術進步將使中國的製造業像過去20年裏美國製造業那樣迅速衰落。”他認為,未來將出現一種“創造者經濟”,屆時,大規模生產將被個性化生產所取代。

在這個意義上,海爾的嚐試是中國製造業整個轉型的先導,在此轉型中,張瑞敏認為,企業要走向分散型加合作型的存在形態。此種形態必然對過去20世紀的管理學遺產帶來衝擊,我們所知的管理學大概已經走到了盡頭。

企業領導人把自己視為自由市場的擁護者,然而他們所管理的企業卻是為了繞開市場而創生的。企業的出現,是為了回答這樣一種挑戰:組織成千上萬的身處不同地方、擁有不同技能的人,完成巨大而複雜的任務,比如製造汽車或是提供大範圍的電話服務。它在工業革命時期曾經有輝煌的戰績,然而,200年之後,我們迫切需要一種新的組織員工和分配資源的方式。

今天,最成功的管理故事都不是公司的勝利,而是對公司的顛覆的勝利。

在這個意義上,韋爾奇可能是最後一個偉大的公司創建者。但即使韋爾奇本人,也以向科層體製發起挑戰著稱。其他的管理明星們都是因為攻擊根深蒂固的企業文化、破壞企業結構、用革命性的策略令大象跳舞而獲得聲名。換句話說,最好的企業領袖變成了企業的敵人。

理由非常明顯。企業是官僚製的一種,而經理本身是官僚。官僚的基本傾向是自我永續。所以,從定義上來看,官僚就會抵禦變革。他們的任務不是加強市場力量,而是試圖取代、甚至抵製市場力量。甚至是最好的公司也無法保護自己免於破壞性的旋風般的變化和企業的慣性之間的衝突。正如張瑞敏所指出的,日本企業的衰落不是由於“壞”的管理,而是因為它們遵循“好”的管理的教條。它們認真傾聽它們的客戶。它們仔細研究市場趨勢。它們為可能帶來最大回報的創新分配資本。在這個過程當中,它們卻失去了開創新的客戶與市場的破壞性創新機會。

由經理人控製的企業無法應付加速的變化,這個弱點隻是企業受到的兩翼夾攻的一翼。另外一翼是,企業存在的核心理由現在也不保。英國經濟學家羅納德•科斯(Ronald Coase,1910-2013)在他1937年的文章《企業的性質》中論證,“創建企業成為有利可圖之事物的主要原因似乎在於存在著利用價格機製的成本”,也就是交易費用。對於任何給定的任務,於合適的時間在市場上找到合適的人來完成,成本太高,也過於複雜;同樣,在公開的市場上,尋找供應商,協商價格,規製績效,保護商業秘密等等,也完全不可行。企業可能也未見得就比市場更善於調配勞動力和資本,然而,它卻能夠降低交易成本,從而也就彌補了市場的弱點。

科斯在1991年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那時,互聯網時代的曙光剛剛初現。從那時以來,居住在不同的大洲、擁有不同的技巧和興趣的人們共同工作、完成複雜任務的能力產生了量子躍遷。極其龐雜的事業,如編寫維基百科和合成Linux操作係統,在毋需或隻需很少管理的情況下,取得了巨大的成功。這樣的成就,使得像唐•塔普斯科特這樣的技術烏托邦主義者預測說,“大規模協作”現在成為了經濟組織的新形式。他相信,企業的科層製會徹底消失,個體現在被賦權,得以共同創造“一個新紀元,甚至是一個黃金時代,可以同意大利文藝複興或是雅典民主製的興起相媲美”。

這當然非常誇張,最不切實際的技術愛好者也很難想象,比如說,一部波音787客機會經由“大規模協作”而建成。然而,趨勢的確已然形成,無可否認。交易成本正在快速降低。我們現在既有需求、也有機會設計一種嶄新的經濟組織方式,以及一種新的管理科學,以處理21世紀的變化驚人的現實。這一新的經濟組織方式將更像市場,而不像過去的企業。

2011年,張瑞敏在舊金山和美國著名的管理學者加裏•哈梅爾談到他在推行的“人單合一”模式,哈梅爾非常感興趣。哈氏著有一本全世界暢銷的書《管理大未來》,其中有句話,張瑞敏至今掛在嘴邊。哈梅爾說:“將人類束縛在地球上並不是因為地球的吸引力,而是因為人類缺乏創新”。


來源:本站 時間:2018-09-25 10:35:28
© 2015-2018 版權所有 黄金城集团企業管理服務河北有限公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