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039-0035
快速導航:

聯係我們

黄金城集团企業管理服務河北有限公司
地址:河北邢台經濟開發區中興東大街1699號創智園1001室
電話:400-039-0035
傳真:0319-8202727
郵件:business@youjiagc.com
郵編:054001

歐洲最想向中國的創業生態係統學什麽?

歐洲最想向中國的創業生態係統學什麽?

歐洲最想向中國的創業生態係統學什麽?

2014年,我來到中國開設公司,這個國家巨大的經濟體尚在緩步開放中,同時在製定一項重要的外交政策倡議——“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倡議預計總耗資四至八萬億美元,旨在通過複興古代貿易路線“絲綢之路”,利用海陸交通與歐洲大陸相連,以實現開放經濟的目標。

中國開放和發展的影響體現在各行各業,尤其是創業公司和風險資本市場。

2014年,全球排名前20的互聯網企業僅有兩家來自中國。如今,這一數字已經猛增到9家,其餘11家均為美國企業,沒有一家來自歐洲。

美國互聯網企業的運營網絡遍布全球,而這9家中國公司的業務則大多在中國本土。預計今後十年,這些中國公司將隨著新絲綢之路走向沿線各國,進入東南亞市場。屆時,中國互聯網企業在全球占據的份額還會有更大幅度的增長。

反觀歐洲,被美國生態係統占據主導地位三十餘年後,在對所有發達地區未來發展都至關重要的領域中,歐洲的發展勢頭已經落後於中國。這些領域包括:創辦可擴張的世界級互聯網公司,以及對高新科技的運用,如平台技術和人工智能。

作為少數在中國運營創業公司的外國人,我常常接待各種歐洲政府機構、大型企業、投資基金和企業家。最近在我的一次展示中,一位與會者的發言令我震驚:“哇,原來中國在創業領域的發展已經如此領先,我對中國的印象還停留在大街上沒有汽車、成千上萬的人騎自行車呢。”

盡管這一畫麵描述的已經是30多年前的中國了,這在歐洲卻仍是占據主流的中國印象,但這一印象也在緩慢改變。這個例子很好地說明了歐洲與中國之間缺乏了解、合作和信任的現況。

中國的開放事實上對歐洲來說是一次絕佳的機會,歐洲應反思過去的錯誤,並充分發揮更多美國之外合作夥伴的優勢。否則,歐洲將會把未來的主要產業拱手讓給中國、美國和其他新興國家。

因此,我提出了歐洲在快速發展創業生態體係方麵應當向中國學習的三點經驗。為了簡化問題,我將把歐洲視作一個整體來闡述,而不是細化到每一個國家。但這些經驗對於大多數歐洲國家來說都適用,畢竟在多邊化的當下,歐洲還是需要團結起來與時俱進。

1、歐洲需要為創業生態體係提供合理的資金支持。

2017年,美國企業共獲得840億美元的風險投資,中國企業則籌得590億美元。然而,歐洲隻獲得了170億美元融資——相比2016年的130億美元有一定增長。歐盟的GDP與美國大致相同(歐盟17萬億美元,美國19萬億美元),且人口數量大於美國(歐盟5.08億,美國3.25億),但歐盟獲得的風險投資不及美國的四分之一(之前的比例甚至更低)。因此,中國的以下經驗非常值得歐洲借鑒。

中國的創業生態係統因競爭而發展迅猛。

從各省,到各市,再到各區,地方政府之間會比較創業公司的注冊數量。例如,上海靜安區會和楊浦區之間為企業注冊數量而競爭。比較的內容還包括科技專利數量和科技創業公司的稅收。地方政府會成立創業中心,並給予風險投資企業和創業公司財政支持。從區域層麵來看,長三角地區(包括上海、杭州、蘇州等地)則會與中國南方的新灣區(包括深圳、廣州、珠海等地)競爭。

地方政府最多能為風險投資基金的資金募集提供20%的資金支持,並通過稅收優惠鼓勵個人投資者將錢投入創業公司。來自政府層麵的激烈競爭,以及針對對私募基金和公司投資創業公司提供的清晰激勵政策,在歐洲都是不存在的。歐洲國家的政府缺乏內部競爭,對創業公司的撥款不足,再加上稅收法規嚴格死板,導致私募基金和企業對創業公司敬而遠之。

2.、歐洲需要創立更多本土企業,以支持地方生態係統。

美國有臉書(Facebook)、亞馬遜(Amazon)、網飛(Netflix)和穀歌(Google),中國有百度、阿裏巴巴和騰訊(合稱“BAT”)。中國的BAT三巨頭投資了國內30%的頂尖創業公司,同時也是創業公司黯然離場的主要原因。它們通過協同作用和投資幫助其他公司發展。中國新一輪的頂級創業公司,包括美團(外賣)和滴滴出行(交通)的成功也都部分得益於同這些巨頭的關聯。

歐洲的大多數風險投資和創業公司都來自美國。全球排名前20的互聯網企業沒有一家來自歐洲。歐洲最流行的社交平台是臉書,最常用的搜索引擎是穀歌,而最熱門的電商平台是亞馬遜。這些公司都無意要在歐洲本土建立持久的生態係統。

他們的重心在於占領市場、創造營收以及收集用戶數據。美國科技公司將歐洲視作另一個容易打入的巨大市場,但最終它們的大多數收益還是屬於美國。歐洲需要向中國學習,戰略性地鼓勵本土企業與其他生態係統進行競爭。

3、為數字產業製定明確的產業政策

2016年,中國發布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綱要,人工智能的研究及發展名列國家戰略發展日程第六項。目前,中國正在朝著人工智能研究和相關企業發展的榜首發起衝刺。同時,中國政府還對外國企業進入中國互聯網市場進行了限製。這樣一來,中國就得以建立起自己的生態係統,反哺本土的互聯網和創業創新發展。

歐洲同樣也製定了諸多市場限製政策,進口車商要想打入最大的幾個歐洲國家市場並非易事。空客和波音是政府創立的兩家壟斷企業,而歐洲的農業,除了普遍效率低下之外,還主要依賴政府補貼。這樣的戰略限製政策還有很多。

但在最重要的領域——貫穿所有產業(從洗衣機到汽車等)的數字化和互聯網,歐洲政府卻決定對美國企業完全開放,並任其占領歐洲生態體係。歐洲可以選擇和中國不一樣的道路,但如果想在未來世界保持影響力,必須在數字產業建立起強硬且統一的產業政策,扶持地方融資和創業公司。

我承認中國和美國具有市場體量巨大且統一的先天優勢,這一點歐洲並不具備,畢竟歐洲不是一個單一的國家。但正因如此,如果歐洲國家想在未來占據一席之地,就更加需要進一步聯合起來,比中國與美國更為靈活和敏捷。歐洲最大的機遇在於它眾多的B2B公司、智能製造企業、物聯網企業和人工智能企業,但由於平台關係,這些企業都尚未發揮最大潛力。

在新的多邊世界秩序下,中國、歐洲和美國作為先進的生態係統並存,且各具優勢。歐洲最終必須要意識到、並且擁抱與中國數字生態係統的合作,並將中國的經驗應用於自身的發展之中。中國與歐洲的深入合作,對雙方的企業、風險投資基金和政府而言都將大有裨益。

(本文作者Fabian von Heimburg是Hotnest聯合創始人、總經理。)

來源:本站 時間:2018-10-24 08:59:34
© 2015-2018 版權所有 黄金城集团企業管理服務河北有限公司 Sitemap